下書網 > 科幻小說 > 馭房有術 > 第4153章 求生的第一步
    “這就好,咱們走……”見青鸞恢復如初,坐在地上的張禹也松了口氣,說完這會,他撐著身子,就要爬起來。

    現在的他,消耗實在太大,加上還有內傷,隨便一動,丹田之內難免很是疼痛。

    青鸞哪能聽不出他的呼吸不對勁,急忙上前一步,彎腰將張禹扶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鮑魚,我背著你走。”青鸞說著,來到張禹的身前,彎腰去背張禹。

    青鸞畢竟是女生,身材修長,看起來能有大概一米六八的樣子。以她的身子骨,來背張禹,正常的女孩子肯定白扯,但她終究是修煉之人,硬生生的將張禹背起來之后,是把腿就走。

    現在兩個人算是勉強脫離險境,但誰都知道,這只是剛剛開始,想要逃離海島,絕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

    張禹是什么體重,背著張禹跑,并不輕松。青鸞根本不管那些,一邊跑一邊說道:“鮑魚,你放心好了,剛剛你沒有放棄我,現在我也絕對不會放棄你的,咱們同生共死!你說,咱們現在該怎么辦?”

    別看她是一個女生,卻也很講義氣。眼下的她,雖然解毒,一切恢復正常,但還是不知道,接下來該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其實張禹也有些錯亂,青鸞這么一說,倒是令他立刻冷靜下來。他當即有了計較,說道:“咱們去神閣,你往左邊跑!”

    “去神閣?”青鸞疑惑地來了一句,雖然并不清楚張禹的意思,還是按照張禹的話,朝左邊跑去。

    大祭司帶著人一路追趕張禹,先前在跟酋長巴瑟隆說話的時候,多少有點耽擱,加上張禹有神行馬甲,跑動的速度何等之快,哪里是大祭司等人能夠追上的。

    不過大祭司在追趕張禹的時候,倒也并不著急,因為他施展出了紅云血霧,哪怕自己追不上張禹,那紅云血霧也能夠鎖定張禹,將張禹給干掉。

    還有就是,以大祭司的這把歲數,讓他跟年輕人比賽跑,還是跟一個開掛的年輕人比賽跑,這不是扯淡么。

    大祭司顯得不緊不慢,跟著他一起去追殺張禹的人,自然也不能跑的太快。加上之前他們也都看到張禹和大祭司、酋長動手的一幕,即便不是大祭司的對手,也不是他們所能夠比擬的。

    如果不跟大祭司一起走,先行追殺張禹,萬一真碰上了,再來一個打不過,豈不是白白送了性命。這些人也不是傻子,干脆也不著急。

    追了一會,大祭司的身子突然一頓,跟著又是一顫。

    眾人看到大祭司這般,一個中年印第安人馬上關心地說道:“大祭司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那個家伙好厲害,竟然破了我的天血祭!”大祭司咬著牙說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“這家伙破了天血祭……”“怎么可能……”……眾人一聽這話,全都有點懵了。

    他們都知道大祭司的厲害,同樣也知道,天血祭是大祭司至高的絕招之一。在他們看來,這個世上,大祭司是無敵的,沒有人能夠破掉大祭司的天血祭。

    眼下可好,天血祭竟然還能被破掉,開什么玩笑。

    “你們放心好了,即便他能破掉天血祭,我相信就算他不死,也會元氣大傷。因為這個世上,沒有人能夠在天血祭之下毫發無損!咱們現在趕緊去神閣,我倒要看看,他們逃到了哪里?”大祭司說著,這次加快了腳步。

    也不怪大祭司著急,原本以為憑著天血祭就能將張禹給干掉,現在天血祭被張禹破了,直接就會失去張禹的行蹤。所以,想要找到張禹,進而將張禹給干掉,只能依靠神閣內的神球了。

    如此一來,兩邊的目的地都變成了神閣。

    大祭司對于陣中的地形,簡直是輕車熟路,不管在任何位置,他都能夠輕而易舉的找到神閣的所在。沒一會功夫,他就帶著人來到了一處十分狼藉的地方。

    這個位置,是去神閣的必經之路,然而令他沒有想到的是,有兩個人已經先一步經過了這里。

    這兩個人自然是張禹和背著他趕路的青鸞。別看張禹是第一次來這里,加上剛剛疲于奔命,路口都跑錯了。可是張禹有著他的特殊本事,那就是在陣法之中,只要走過一次,他就能搞明白其中的門路。

    陣法之道,萬變不離其中,可以預見,少酋先前帶他們所走的路,絕對不是唯一的路,而是一種法門訣竅罷了。張禹在去的時候,就不住地琢磨,哪怕是按照少酋指出來的道路前進,卻也不時的在領會其中的道理。

    出來的時候,他同樣也是這般,所以眼下,他按照其中的竅門,很快就指引全力奔跑的青鸞先大祭司等人經過狼藉之處,進而來到了神閣。

    神閣的大門緊閉,最初少酋開門的時候,所念的咒語直接被翻譯軟件給翻譯了過來,張禹也不知道如果用國語來念,是否管用。

    他讓青鸞將他背到門前,也不管其他,當即用國語念叨起來,“無盡的神啊,賜予你虔誠的使者最高尚的力量,讓我為您傳播正義的火種,這將是……”

    不得不說,張禹的記憶力是好,可這一套詞念完之后,是屁用沒有,大門沒有半點反應。

    見到房門沒有自動開啟,青鸞說道:“門沒開,現在怎么辦?要不要直接給破開!”

    “也只能這么做了!”張禹說道。

    “那好,看我的。”青鸞說著,背著張禹向后退了幾步,然后將張禹先放下來。隨后,她手掌一翻,掌上出現了一道青色符文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青色的符文掌印直奔紅漆門戶打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哐”地一聲,符文掌印重重地砸在門上,紅漆大門為之一顫,卻是再沒有其他。

    “這……”

    看到這個,青鸞登時有點發懵,趕緊看向張禹,說道:“怎么回事?這門……竟然打不開……”

    也不怪她會如此,不過是區區一道門戶,自己的這一掌也不是蓋的,竟然會連這么一道門戶都無法打開。

    不僅僅是她,就連張禹看到這一幕,也都為之一驚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要讓青鸞背他到此,那是張禹知道,神閣之內的紅色神球絕對是這個陣法的陣眼所在。如果不破掉陣眼,二人很難離開這里,大祭司他們一定會很容易就找到他倆。所以,求生的第一步,就是毀掉神球。( 馭房有術 http://www.licpmv.icu/5_5600/ 移動版閱讀m.xiashu1.com )
北京pk全天精准2期计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