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書網 > 穿越小說 > 逆天鐵騎 > 第715章 賊軍追兵(中)
    “李愛卿不是說要斷后嗎?為何又回來了?”崇禎見到李國棟又帶著騎兵回來,臉上掛著幾分得意,心里暗道:哼!小子,讓你不聽朕的,現在你還不是要回來護駕?

    李國棟下馬行禮道:“陛下,戰場形勢千變萬化,賊人大隊步兵已經跟上,微臣在開封的時候曾接觸過賊首李巖,此人詭計多端。賊人步騎共兩萬三千余人,若是微臣斷后阻攔賊人步軍,恐怕賊人騎兵趁機來劫陛下,微臣不得不回來救駕,只要陛下到了天津衛就安全了,天津衛已經為微臣所控制,定保陛下南巡。”

    “武威伯!”一聲女子叫喚的聲音傳來。

    李國棟牽著馬,快步走上前,只見坤興公主俏麗的小臉從車窗內探出,似笑非笑的看著自己。

    “公主殿下!”李國棟向她行禮。

    “武威伯,媺娖知道你一定會來救父皇和母后,你果然沒讓本宮失望。”坤興公主笑了下,她臉上帶著淚水,原本就令人憐愛,這一笑,可謂是笑靨如花,令人感覺心里癢癢的。

    李國棟知道自己的使命,于是向坤興公主拱了拱手:“公主殿下,賊人尚在身后,微臣還需護駕,先告辭了。”

    “武威伯,賊人勢大,你小心些。”坤興公主看著李國棟矯健的背影,整個人都癡了。

    “姐姐,我們在哪里?”昭仁公主不知道什么時候醒來了。

    一雙手從車窗外伸入,手上還拿著兩個小瓦罐,只聽到外面傳來了王二妞的聲音:“兩位公主殿下,伯爺讓微臣給你們拿點吃的,后有追兵,兩位公主殿下將就點吃吧。”

    剛好坤興公主早就餓得肚子咕咕叫了,她接過了兩個小瓦罐,只見罐口已經被人打開,罐子上還插著一柄小勺子,罐子內是漂浮著淡黃的小塊桃子,潔白的雪梨塊,還有一種半透明的不知為何物的小塊,水果湯中漂浮了一點芝麻粒。坤興公主把另一個小罐子遞給昭仁公主,自己拿起調羹舀了一塊桃子,正準備吃,卻聽到昭仁公主驚叫起來:“哇,真好吃!”

    坤興公主嘗了一口,這東西入口清甜爽快,還有一絲冰涼的感覺,似乎是加了薄荷和蜂蜜。已經餓了一夜的她也不顧淑女形象,很快就把罐子內的水果吃完了,連湯都喝得干干凈凈。

    “外面的姐姐,還有嗎?”昭仁公主比她吃得還快,把空罐子伸出車外問道,“本宮還沒吃飽呢,餓壞了。”

    王二妞從袖子中取出一口小布袋遞進車內:“公主殿下,水果罐頭太重攜帶不便,這些東西你們將就著吃吧。”

    昭仁公主連忙接了過來,迫不及待的打開小布袋,只見里面有幾塊以紅色紙張包裹的糕點,還有一些她從未見過的東西,那東西以白色紙張包裹,打開來一看,只見里面是一顆圓柱形的物體,她把那東西放入嘴里:“哇,好甜,還有淡淡的牛奶香味。”

    “這是糖果,若是公主殿下喜歡,微臣一會兒再向伯爺要點。”王二妞道。

    坤興公主也打開了一個小紙包,只見里面是一塊淡綠色的糕點,她咬了一口,味道很不錯,似乎外面是綠豆粉和面粉混合做出的皮包裹,里面是板栗泥做的餡,有一點甜,又不會甜得令人發膩,比起她以前在宮廷里吃的糕點要好吃多了。

    昭仁公主很快就把吃食都給吃完了,伸手還要討,卻被坤興公主制止了:“昭仁,別向姐姐再要了,也不問下父皇母后吃了沒?”

    外面的王二妞回道:“兩位公主殿下,陛下和皇后都有吃的。”

    剛才李國棟在回頭護駕的時候,就交代了,讓所有人加快行軍速度,肚子餓了就取出干糧,邊走邊吃,要盡快趕到天津衛。張書恒給車內的崇禎和周后遞上了水果罐頭,還遞上了兩張蔥油餅。

    崇禎和周后兩人風卷殘云般吃完了水果罐頭和干糧,只覺得胃里舒適了許多。崇禎掀開車窗簾,只見外面的錦衣衛和武裝太監健步如飛,一邊快速急行軍,一邊手里拿著干糧在啃。披掛一身鎧甲的王承恩騎著一匹高頭大馬,手里也拿著一張餅在啃。

    “王伴伴,賊人還跟著我們嗎?”

    王承恩在馬上拱手道:“皇爺,賊人緊追不舍,奴婢騎馬趕路,無法行禮,望皇爺恕罪。還請皇爺放心,有武威伯忠心耿耿護駕,賊人必然不敢冒犯皇爺。”

    兩萬闖軍步兵在后面緊追不舍,三千闖軍騎兵在車隊兩翼緊隨,這讓李國棟感覺左右為難。若不是考慮到崇禎車隊的話,李國棟的三千騎兵就足以同兩萬三千闖軍周旋了,能以一千馬槊重騎去牽制闖軍的三千騎兵,兩千輕騎去騷擾闖軍步兵,操作得好,可以擊退闖軍,就算是打不過,三千騎兵要跑路還不是輕輕松松?

    李國棟下令道:“重騎兵警戒,一旦賊騎靠近,立即沖擊!錦衣衛和廠公趕路,不要搭理敵人;輕騎兵隨我上,騷擾賊騎!”

    重騎兵分成了兩翼,一邊五百人,排列著整齊的隊形,一旦發現闖軍騎兵沖過來,重騎兵就會立即反沖。而李國棟親自率領輕騎兵殺出,向北面的闖軍騎兵沖殺而去。

    “放箭!”李國棟大吼一聲,取下弓箭,一支利箭搭上弓弦,手指一松,被他瞄準的一名闖軍騎兵翻身落馬。

    兩千輕騎兵疾馳沖到闖軍騎兵跟前大約二十步,迅速轉向,拉出了半月形的弧線,在往己方重騎兵的方向撤退的同時,一支支長箭編織成一張密不透風的網,覆蓋在闖軍騎兵頭頂。只聽到一陣戰馬嘶鳴和人的慘叫聲,闖軍騎兵人仰馬翻。

    左翼護衛車隊的重騎兵立即挺直馬槊,做出沖鋒的架勢。李國棟親自率領輕騎兵奔跑回來,在往回跑的同時,不斷回身射箭。很快,輕騎兵就從車隊后面沖過,直奔南面正在靠近車隊的闖軍騎兵。

    張書恒大喊道:“王公公,快讓您的人登上車,倘若賊人靠近,在車上開銃!”

    “快上車頂!”王承恩大喊道。

    兩百余武裝太監看著皇帝、嬪妃和公主的車駕,猶豫不決,不敢上車。

    張書恒大吼一聲:“都什么時候了?上車!護駕要緊!”

    武裝太監們紛紛爬上車頂,每一輛車上都爬上了五、六名太監,火繩點燃,瞄準了闖軍騎兵。這些宮廷內用的鳥銃,都是質量上乘的鳥銃,不用擔心炸膛,有效射程七十步遠不成問題。

    兩翼的錦衣衛疾走如風,每個人都取下了已經上好弩箭的強弩,隨時準備向闖軍騎兵射箭。

    “賊騎來了!”有人大喊一聲。

    這時候,只聽到后面傳來一陣地動山搖的吶喊聲:“昏君休走!”

    崇禎心中一驚,連忙拔劍,他心中盤算著,若是賊人殺上來,李國棟、王承恩和張書恒都擋不住了,就一劍先殺了周后,再自盡。

    周后見崇禎拔劍,心中驚恐。她已經死過一次了,感覺到生命的可貴,自然不想再死。有些人死過一次,就對生絲完全看淡了,譬如孫傳庭這樣的,但大部分的人死過一次,就更加珍惜自己的生命。

    “陛下,放過臣妾吧。”周后跪下,苦苦哀求。( 逆天鐵騎 http://www.licpmv.icu/6_6088/ 移動版閱讀m.xiashu1.com )
北京pk全天精准2期计划